韶山笑话网

听陈奕迅的时间

2020/01/21 04:02
听陈奕迅的时间,只有路口,没有尽头 2016-11-14 12:04:52我要投稿

在说陈奕迅和歌之前,原谅我又要开始讲故事了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,姓杜,这里姑且叫他小杜。

  我们一开始并不是朋友,而是师生。时间走回到22年前,21岁大学刚毕业的我,应聘当上了华中农业大学的英语老师。我的第一天大学老师课堂生涯,就是从小杜他们班开始的。我们教师新手,第一堂课的首要任务是拉近与学生的距离,以相互的自我介绍为主,我在惯例的自我介绍之外,先由着自己的兴趣跟大家分享了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,譬如各种音乐的分类以及相应英文的说法等等,这样第一节课就过去了。

  课间休息时,我走出教室,在窗台前喘气。这时,小杜向我走过来,说:“老师好,我是小杜,北京来的,我也挺喜欢音乐的。您刚才说您那儿有很多磁带,我能哪天去看看么?”

  北京来的学生就是主动。后来小杜带着一帮我也同时教着的北京学生,常常来我宿舍听歌,有时也来蹭个饭,周末时还让我带着他们一起去淘磁带。大家年龄本来就相当,我也没有师生间的那些个教条,于是就跟这帮北京孩子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。

  但是两年之后,大三开学时,小杜却一直不见来报到。然后才听说他转回到北京上大学了,据说他父母是北京某显赫部门的重要人物。他要转学这件事没告诉过任何人,包括我。但大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也没什么,该上学的上学,该上课的上课,每个人都“太多时间浪费,太多事要面对,太多已无所谓”,小杜和我们,不过是生活中路过的过客,很快可以从的生活中抹去痕迹,变成了只是偶或提及的名字,仅此而已。

  一年后,我也无法再忍受学校的刻板生活,最终还是逃离了校园,在几个北京学生的建议下,选择来到北京看看机会,结果来了就再也没走了。刚来的时候我住在菜市口。1999年的一个冬日黄昏,我去西单买东西,然后从西单穿过长安街去路南的公交站坐车回家,走在马路中间时,我忽然觉得刚刚擦肩而过的那个人有些面熟,于是我加身试着喊了一声:“小杜!”那人回头,果然是他。他很意外我竟然也在北京,于是我们站在马路中间简单寒喧了两句,互相留个电话就各自挥手别去,告以段落。也就是留个电话而已。其实之后我们谁也没有联系过谁。

  又是一年过去了,这时我搬到了劲松。也是个冬天我去方庄家乐福买东西,中间电话响了,竟然是小杜。他问我干嘛呢,我说我在方庄家乐福,他说是吗我也在,我说你是正好看见我了吗?他说并没有他只是在车上偶然想到我了就打了个电话。那个电话之后,我们仍然是谁也没有再联系过谁。

  然后又是一年过去了。我工作的公司搬到了亚运村。有天早上我坐着公车上班快到公司了,忽然看见车窗外的路边走着的一个人好像小杜。于是下车后我就特意在路口等着,然后就看着他一脸懵逼地走到了我面前,告诉我,他的公司就在我们公司对面楼上。

  小杜信佛,说,看来,我们之间有缘,是注定分都分不开的朋友,我们之间,只有路口,没有尽头。也是,来北京快20年了,最初怂恿我来北京的那帮学生,才两三年的时间,就已经彻底从彼此的生活中消失了,只有小杜,他中间出过国,去某处喝过一半年的咖啡,却一直会在某个想不到的时间,打来电话,约个饭,约个酒,然后各自散去,下次继续再约。

  人生就是如此,有些人经过你的时间,也随着时间被经过了。有些人却因此进入了你的生命,不论怎样经过,却不过是从这个路口过到下个路口,一直还会遇上,一直能给你某种情感,惊喜或者安慰,偶尔也会有失望,但,一直都在,没有尽头。

  就像你偶然听到的那些歌手,那些歌。

  譬如说,1995年的那个夏夜,我正好在深圳,当晚第十四届香港TVB新秀歌唱大赛决赛正在播出。当晚的比赛并不精彩,直到后来舞台的中央缓缓升起一个沉静的男生,黑色风衣裹得紧紧的是一身英伦学生式的收敛的气息,一开口,不蹦不跳,却是一首内省而荡气回肠的《望月》,举座皆惊,同看的朋友们都说,终于听到一个唱得好的了。

  这个人叫陈奕迅,后来他当然也众望所归的拿走了当届的冠军。当时就觉得,这个陈奕迅很像郑秀文那年的新秀大赛冠军谭耀文,同样有着英伦贵族般的气质,只是同样也在拿到冠军后转瞬沉没,潜入了香港歌坛的一潭死水之下。

  到1997年,坊间忽然热播起一首国语歌《一滴眼泪》,深沉而大气,像足了张学友的跌宕有致,我才想起这个两年前的冠军,原来他还在。及至再听到另一首《婚礼的祝福》,已经到了世纪末,香港歌坛除了耳熟能详的那几个老人还在苦苦支撑,新面孔中,大概就只看到一个陈奕迅,还总在唱着几首还不错的歌。

  而那时的《幸福摩天轮》、《当这地球没有花》中,这个当年以模仿张学友出道的冠军歌手,正刻意放低了自己的喉咙,开始慢慢唱出属于自己的沉实而更平民性温暖的声音,慢慢磨掉身上或曾有过的歌神的影子。然而正当他努力去洗掉昔日歌神影子的时候,香港歌坛才发现,这个他们叫做EASON的男歌手,不靠歌神,依然很神,而且,正在逐步走向一条新歌神的路子。

  这些,是我于2010年时应邀为陈奕迅写下的文字。那一次,他刚刚结束了在香港连续18场的演唱会,充分展示了自己神力的无界限无终点,然后,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北京,4月29日,30日,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接连又唱两场,成了第一个在工体馆连开两场的港台歌手。当时,搜狐策划部门约我写了一篇《用掌声为新时代的歌神加冕》,有人说,陈奕迅香港第三代歌神的名号,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正式传开的。

  当然后来的陈奕迅,也用他自己的实力表现证明了,他无愧于这称号。诚如我当时在文章中写到的:对于香港歌坛,陈奕迅是唯一一个经历了时代,立足于时代,把控着时代,并终于跨越了时代的明星歌手。于香港歌坛,陈奕迅起步于一个时代末端的滑落,在一个模糊消停的时代里挣扎而起,又在一个碌碌无为的时代里保持奋进,终于与时俱进,能在一个潮流的新世代里独占鳌头,并且可以说,在当下,陈奕迅已经成了香港歌坛的第一(惟一)印象或者说,最后的品质保证。

  也不止于香港歌坛。就算扩大到整个华语歌坛,陈奕迅亦是当之无愧的惟一现世歌神。听陈奕迅唱陈奕迅,也成了华语歌迷的一种常态,近十年里,我们在专辑里、演唱会上,综艺节目中、影视作品里,听到各种各样的陈奕迅,无论是《富士山下》的浪漫情韵,还是《不如不见》的诗意小品,还是《一丝不挂》的大气抒怀,或是《陀飞轮》的时事写实,《床头灯》的深沉内省,又或是《漂亮小姐》的戏谑调侃,无论是《路一直都在》这样的主旋律,还是《你这样的一个麻烦》这样的小玩闹,甚至是最近《I DO》中的温暖从容,太多的惊喜相遇,太多的有口皆碑,可以说,他是当下华语歌坛中表现最为全面的歌手之一,无论是从个人的表演功力还是大众的影响力,抒情、摇滚、文艺、幽默,大歌小品,高端低浅,陈奕迅都能左右逢源面面讨好,亦庄亦谐,老少咸宜。

  而我们的耳边,经过太多歌手,都曾留下过迷恋的瞬间,而纷纷扰扰过去,发现,一直陪在我们的耳边的,始终都还有一个人,叫陈奕迅。

  今年的10月22日,我又去鸟巢看了陈奕迅的《Another Eason’s Life》演唱会。据说这将是他近几年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,我当然不能错过。

  这是我第二次看陈奕迅的演唱会,这次也更多了一些别样的感情,当然首先有告别的意味,另外也是因为六年前的那场工人馆演出,陈奕迅因之前接连18场的演出令嗓子出现状况,在北京表演时并不完美,而六年后的这场,陈奕迅可谓倾尽了洪荒之力,尽善尽美,三个小时的演出,几乎没有一丝破绽。

  当然也有一个遗憾,全场任凭歌迷如何高喊,他始终没有唱那首《浮夸》。其实不唱也罢,已经那么多金曲了,而且,陈奕迅今日的成功,终归没有半点的浮夸(尽管他常常故做各种浮夸的表情姿态),就像他当晚的演唱会,全是实实在在的技能杀,品性杀,绝杀。

  陈奕迅说他在这场演唱会之后,暂时就不会再开演唱会了,看似又一个告别的路口。

  但又如何?陈奕迅之全面还包括,他并不只是一个歌手,同样也是一个优秀的演员。这才过了多久,就传出他与梁朝伟金城武一起,共同出演了由王家卫监制、张嘉佳执导的电影《摆渡人》。剧中他将以邋遢吹神的形象与Angelababy共同诠释一段拼了命的爱情。

  这已经不是陈奕迅第一次出演影视作品了,他在表演领域的成就或许尚未及他在歌坛的辉煌,但他总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,鬼马而温暖,享受表演在其中的感觉。

  且,在《摆渡人》即将于12月23日全国公映之前,陈奕迅又开口唱了,为电影演唱了爱情版主题歌《让我留在你身边》,一首在他自己看来“非常有冲劲,让人鼓舞”、“会赋予人力量”的暖心励志歌。这也是一首表达很全面的歌曲,前面的部分舒缓低吟,温存动人,到了副歌部分转而沸腾,激烈昂扬,有人说,甚至在其中听到了五月天的那种青春热血很会拼的感觉。连五月天会的,他也一样都会,果然是歌神,果然是吹神!

  但力量不力量的,热血不热血的,各人自有感受,而当听到这一句:

  时间向前走,一定只有路口,没有尽头

  我就知道,陈奕迅不会真的离开,听陈奕迅的时间也会继续向前走,只有路口,没有尽头。在我们的音乐生活中,他也是一个,分都分不开的朋友。

  然后想到:小杜,我们又该约了。 文/卢世伟

昆明牛皮癣治疗费用
宿迁市男科医院地址
冠心病必备药物可以用通心络吗
友情链接: 韶山笑话网